當前位置: 首頁 > 人物風采 > 詳情

從云貴高原走出來的布依族名畫家 ——記民進浙江省委會常委、中國美術學院教授胡壽榮

來源:情系中華 2018-07-17



前不久,由貴州省文聯、浙江省文聯、中國美院主辦的“布依情、故鄉情、貴州情”——胡壽榮繪畫藝術展在貴陽市美術館隆重開幕,展出了中國美術學院中國畫系教授、碩士生導師、著名畫家胡壽榮的110幅美術作品。身為一位從云貴高原走出來的布依族著名畫家,這次回到故鄉舉辦大型個人畫展,胡壽榮心情異常激動,他說:“我是喝貴州的水長大的,少壯離家老大回,這次在故鄉舉辦畫展,圓了我心中30年來渴望回報家鄉父老的夢,以美術藝術之美,積極宣傳并展示我們布依族人民多姿多彩的生活。”

 

從小受到民族文化藝術的熏陶

19592月,胡壽榮出生在貴州省黔西南地區望謨縣一個布依族家庭。貴州是我國一個多民族共居的省份,全省共有民族成分56個,世居民族有18個。其中布依族是云貴高原東南部的世居民族,也是中國西南部一個較大的少數民族,人口現位居全國56個民族第12位,貴州省的布依族人口占了全國布依族總人口的97%以上。

胡壽榮的母親在望謨縣一家旅館從事服務員工作,她有一門技壓群芳的刺繡手藝,其作品令人愛不釋手,總是散發著濃郁的民族風情。望謨縣里的人常常登門請她大顯身手。小時候的壽榮當然不知道這其實就是民族工藝品,但是他喜歡這些東西,因為這些富有民族特色的工藝品真是太美了。小壽榮就在這種古老的民族文化氛圍中不知不覺地接受著藝術的熏陶,母親成了他的啟蒙老師。小壽榮經常看著母親在紙上畫花、畫草、畫小動物,隨后又將畫好的圖案印到布上,接著用針穿起五顏六色的絲線在布上游走,最后就出現了像長在蠟染布上的畫。有一天,小壽榮在一張白紙上畫畫,下班回家的母親見了大吃一驚,兒子稚嫩的作品表現的是花中有動物、動物里又有花。激動之余,母親把小壽榮的畫繡了出來,受到眾人稱贊,小壽榮從此成了母親的助手。

如果說母親是胡壽榮的啟蒙老師,把他領進了門,那么后來真正影響他并走向藝術生涯的,還是望謨縣大會堂和電影院門口張貼的電影海報。上世紀50年代末,蘇聯援建的望謨縣人民大會堂是當時整個貴州省最大、最豪華的建筑,這里除了開會還經常用來放電影。另一處放電影的地方,就是望謨縣電影院。這樣一來,兩家就有“對臺戲”唱了。為了吸引顧客,兩家單位的美工們就照著電影發行部門提供的照片,畫出一些電影海報貼在門口的售票處。兩處的美工有著各自的藝術風格,對相同影片的理解也有不同,所以畫出來的電影海報也各有千秋。胡壽榮經常被貼在墻上的電影海報所吸引,總是在電影海報前駐足凝視。后來,他甚至把看電影海報當作比看電影還有趣還重要的事,干脆帶著紙筆去臨摹起來,這讓他有了簡單對比的訓練和經驗,在他后來美術人生的白紙上畫出了一行淺淺的腳印。

改變人生命運的高考

在胡壽榮剛上小學時,一場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轟轟烈烈地開始了。一批優秀的美術作品被造反派說成是“大毒草”而燒毀了;一批美術工作者被關進了牛棚,街頭充斥的都是大字報和各種粗野漫畫,誰還敢去學畫?更糟糕的是:他那有著海外關系的父親無辜地被戴上了“里通外國”的特務帽子,大會批、小會斗,嚴重影響了家庭的正常生活。

為了家里的生計,8歲的胡壽榮就給本縣一名木匠當起了徒弟。他白天當學生,夜里做徒弟,兩頭兼顧,不知疲倦。一般像他這么大的小孩子,做木工活只能干鋸木頭、刮樹皮、鑿洞等簡單的活。但由于他有些繪畫的特長,所以師傅早早放手讓他上手畫墨線了,無論是造房子還是做家具,他都會視情在梁柱板腿上繪上各種圖案。當了4年的學徒,剛出師的小木匠胡壽榮就和哥哥一起,在家里開辦了木工作坊,平時接些木工活來掙錢貼補家用。

胡壽榮高中畢業后,就作為“上山下鄉”知識青年,被下放到望謨縣一個農場。那幾年他白天辛苦種地,但是一到夜晚,便在昏暗的燈下拿出紙和筆,最初是照著連環畫臨摹,后來就自己編故事創作。直到1977年秋天,胡壽榮人生的命運終于迎來了重大的轉折。

1977年,中斷了十年的中國高考制度得以恢復。有一天,已經在農場“晉升”為知青班長的胡壽榮偶然在閱報時讀到一條讓他眼前一亮的消息:貴州省藝術學校開始招收美術專業學生,將于19779月考試。愛好美術的他立即跑去找場長開具報名介紹信,沒想到心胸狹窄的場長沒同意。經場里的老同事點撥,胡壽榮請假跑了近20公里山路,到縣里的招生辦公室反映情況。縣招生辦的同志通情達理,去做場長的思想工作。最后,場長終于批準放行。

可是,當胡壽榮揣著農場的介紹信趕到興義地區考點時,報名工作已在前一天結束了,考試就在這一天進行,他向監考老師苦苦哀求,用誠意打動了監考老師,老師們商量之后同意他參加考試。可當時他連考試用的繪畫工具都沒準備。監考老師給了胡壽榮寶貴的20分鐘,讓他趕緊去購買。買好工具的胡壽榮急忙沖進了考場。然而,眼前冒出來的一尊白色石膏像卻令他大吃一驚: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東西——這個白色的、立體的、長著高鼻子卷頭發的外國假人頭!監考老師說:“你就照著畫吧。”胡壽榮冷靜了幾分鐘后,便揮筆在白紙上臨摹起來。雖然此前他從未與石膏像打過交道,但由于他當年學了一手電影海報的臨摹功夫,所以這石膏像寫生的試題并沒有難住他。幾位監考老師當時就站在胡壽榮的身后,他們滿意地看著這個遲到考生順利通過了第一關。

第二天的復試是命題創作,這可是胡壽榮的強項。果然,考評的結果證明了一切,胡壽榮獲得該考點第二名的優異成績。

在中國美院功成名就

學無止境!對有志者來說,人生和藝術的道路就像爬坡一樣,要不斷向上攀登。1981年胡壽榮從貴州省藝術學校畢業,獲得中專文憑。然而他的求學之路并未停止,而是向新的目標挺進。1981年,他又以貴州省總分第一名的成績,考入了中央民族學院美術系進修,獲得大專文憑。1983年秋,剛從中央民族學院畢業的他,又南下考進了杭州西湖之濱的浙江美術學院(現中國美術學院)國畫系。

在被稱為“中國畫家的搖籃”的中國美術學院學習,既是一種榮耀,更是一種激勵。胡壽榮在這所藝術殿堂里,受到多位老師的指導,勤奮學習,努力創作,扎實的繪畫功底讓光芒奇跡般地籠罩在這位布依族畫家的身上。由于成績優異,1987年,他本科畢業后便被留校任教。對一般人而言,能在中國美術學院當老師就該滿足了,可他并沒有停步,又向碩士學歷進軍了。他一邊當老師,一邊當學生,經過幾年的努力,拿到了碩士文憑。接著,他又師承我國著名人物畫家、中國美術學院博士生導師吳山明,攻讀博士學位。吳山明的人物畫形神兼備、筆精墨妙,風格別具,讓胡壽榮受益匪淺。

胡壽榮在學歷上不斷向上攀登,在創作上更是從不止步。從1979年開始,他的作品《歸獵》《清清小河》《摧殘》等就先后入選貴州省青年美展、首屆全國少數民族美展、全國首屆連環畫原作美展、全國首屆人物畫展、浙江省青年美展,多次參加浙江省美展、浙江省人物研究會會員展,并分別獲得銀獎、銅獎、優秀獎等。

1989年,胡壽榮迎來了藝術的春天,他應幾位在南京工作的同學邀請,前往金陵名勝鼓樓,用自己的20余幅中國畫作品舉辦了平生首次展覽。在南京展覽之時,一群德國美術家協會的官員和畫家正在中國北京、西安、昆明、上海等地游歷,觀看東方文明古國的現代藝術。在中國美術學院客人們欣賞著本院教師的佳作,在胡壽榮作品前面停駐了很久,顯得很興奮。他們達成的最后結論是:邀請胡壽榮去柏林舉辦展覽。他們說:胡壽榮的繪畫很中國、很現代。這年10月,胡壽榮到了德國柏林。為了展出中國畫家的中國畫,畫廊特地做了裝修,把展廳改成了中國傳統建筑的樣式,展出的21件中國畫全部被觀眾購買回家。胡壽榮利用這筆收入來了一次歐洲藝術欣賞巡游。這讓一位東方少數民族畫家大大開拓了藝術眼界。同年,中國現代一流畫展在日本東京展出,胡壽榮的10件作品參加了展覽。

胡壽榮以人物畫著稱。而最先攫住人們視線的,也往往是那些亂花叢中,或采擷、或入夢、或飄逸的女子。富有特點的是,胡壽榮在描繪女子面部的時候,并不表現面部表情的變化和騷動的情緒,而著意于抽象的比例和優美的線條。這不由讓人想起古希臘美學家溫克爾曼評議古希臘藝術的評價:“高貴的單純、靜穆的偉大。”而事實上,他在創作這些人物時也吸收了古希臘雕塑的造型特色和精神韻味,尤其是人物正面或側面從鼻梁至下頜的線條勾勒上。這樣近乎漫畫式的簡潔造型給予畫中女子無比單純寧靜的視覺效果,仿佛從未從那個夢一般的世界走出來過。

光陰似箭,歲月如梭。當年在母親身邊看刺繡的布依族小男孩已經成長為中國美術學院教授、碩士生導師,開始了傳道、授業、解惑的人生征程。不過,伴隨著胡壽榮桃李滿天下,他自己的中國人物畫創作教學相長,在大量吸收消化傳統與民族藝術文化養分的基礎上,闖出了個性鮮明、前途寬廣的康莊大道。胡壽榮說,“每個地域都有自己的文化特色,每個民族都有自身的特點。我的身上流著布依族的血液,生在布依族地區,肯定會有布依族的精神,并在作品中自然地流露出來。”如今的胡壽榮是中國美術學院中國畫系教授、博士,碩士研究生導師,人物畫教研室前主任。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浙江省人物畫研究會理事、浙江省開明畫院副院長。第八、九、十屆浙江省政協委員,民進浙江省委會常委,民進中國美術學院支部主委。

吳山明是這樣評價這位門下高徒的:“胡壽榮善于將學院式的審美方式與民族的審美趣味巧妙地融合。布依族普遍喜用的藍色與鄉土味極重的造型,加上頗具功力的流暢線條與現代情趣構成方式,使畫面產生一種傳統而現代、寧靜又和諧的美。


14场胜负彩预测